黑少

【髭膝】论如何让兄长大人吃醋

ooc
日常搞事鹤丸和日常单身的审神者
皮皮鹤和皮皮婶的作死日常
不介意就看呗▼▼▼▼▼




自从和兄长告白之后,某兄长完全没有当恋人的自觉,整天笑呵呵的像极了某三日月老人家。这样下去当然不行,膝丸只好去找单身很久的审神者取经。

“膝丸宝贝啊……这个婶婶帮不了你啊……不过我有个主意……和其他刀剑更加亲近……这个怎么样?”审神者看着膝丸真挚的眼神,她扭头就走,并且放下了一句话:“膝丸宝贝加油,我就不掺和了,我可是尝过你哥哥的苦头了。”

本丸的刀剑都很老实,怎么可能会有刀剑帮他呢……等等……老实!不是有鹤丸吗!

膝丸猛地拍了自己的大腿,飞奔向鹤丸的居室。

“鹤丸殿下在吗!”膝丸拍门拍得那是个急啊,早就没了平时的感觉。

“真是吓到我了啊,膝丸殿下,有什么让人大吃一惊事情吗?”膝丸一五一十地把审神者的计谋告诉了鹤丸,鹤丸狡猾的转着眼珠子,那笑容堪比狐狸呐。

“我想到了个好主意……”在鹤丸酱酱酿酿的解说中,膝丸皱着眉头实在是答应不下来。

“你还要不要你的兄长了?而且只是假装啊。”这句话说下了,膝丸就不再纠结直接答应了。


“那个,髭切大人……那个,鹤丸大人有事情想和你讨论……”五虎退当时被鹤丸逮住了,本来可以用自己感人的机动跑掉的,结果鹤丸竟然劫持了虎质(?),传完话的五虎退悄悄的溜了。

髭切虽然日常忘记所有人的名字,可是某鹤的恶作剧真的让他忘都忘不掉,那个曾经在自己的茶里放芥末的刀!

髭切越发渗人的笑容真的是一路上吓到了多少刀剑男士。

“找我有什么事情……”拉开门的髭切愣在了原地,自己的弟弟正被别人压在地上强吻(髭切视角),自家弟弟却红着脸没有反抗(髭切视角)

“……啊,抱歉手滑。”髭切一刀柄上去差点打的鹤丸中伤。

“在干什么弟弟?”

“兄长……不是你想的那样的……”看着兄长大人的脸色越来越阴暗,膝丸直接把所有的计划说了出来。

“哦~又是主人大人啊。”在场的所有刀剑都为审神者默哀。

“弟弟丸,以后不要做这样的事情了~要是我忍不住把别人……”说到这,髭切用意味深长的目光注视着鹤丸。

“好好好……我走了,房间借你们用!别弄脏了!!!”搞事鹤丸用自己的最好机动冲出了房门。

至于膝丸会被怎样?做了这种让兄长大人生气的事情肯定要肉偿啊~

审神者总觉得自己离死期不远了。

评论(6)

热度(8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