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少

【髭膝】雪花的店_物吉篇-1

脑洞好像要没了耶( •̥́ ˍ •̀ू )
ooc严重
设定前文走起
不介意就看呗▼▼▼▼▼


“物吉君真的很幸运啊,好羡慕啊。”身旁差不多年纪的孩子真心的羡慕着物吉的运气,做什么事情都是顺风顺水的,自己却不一样,万事不幸,做什么事情都要思考很久,然后失败。

“我才是羡慕你呢,今天就到这里吧,明天见,后藤君。”物吉像是害怕什么似的飞奔着逃离了现场。

“后藤,你没事吧?”信浓担忧着自己的友人,“最好不要接近那个人,他会……”

“嘛,别这么说别人的坏话,不能因为别人走运就孤立他。我没事的,虽然运气一直不是太好,可我和很多人都还处的来哦,你就别担心我了。”信浓有时候真的为自己的青梅竹马捏一把汗。不过本人不介意就算了,信浓本来也不是太介意物吉的情况。


“……有些别人羡慕的东西,在自己身上压的多了,会给周围带来严重的影响啊……”雪花又不知道怎么了,忽然就开始了自言自语,膝丸倒是习惯了,日常的和兄长呆在一块。

“膝丸,去不去爬树?”这样子的玩法还只有小孩子喜欢,不过介于髭切是猫咪的形态,膝丸也就懒得吐槽了,经过雪花的同意就去了公园。

雪花最近皱眉头的次数多了,她打开了不常去的地下室的门,还好之前膝丸大概的打扫了,灰尘并不是太多,地下室仓库的角落里有一只浅黄色的狐狸玩偶,雪花一口烟吐在了狐狸的脸上,那玩偶像人类一样发出了剧烈的咳嗽。

“真是的,审神者大人还是一样的粗暴呢,就算是狐之助也是受不了浓烈气味的可爱小狐狸哦~”雪花一烟杆下去敲得狐之助眼冒金星,连忙求饶,“审神者大人,放过我吧~”

“真的是够了,狐之助,我早就不是审神者了,自从时间溯行军异变之后。或者说,从时间溯行军出现之后?”

“这些旧事就不用再提起了,大人,您叫醒我是为了什么?”

“联系枫叶,你可以办到的吧?”看着狐之助脖子里的铃铛发出光芒,眼前站着一位俊美的青年,他便是来到这个世界的膝丸的主人。

“膝丸还好吗?”枫叶眼神中能看出来对膝丸的不舍,温柔得像是怀念自己孩子的母亲似的。

“还好,和我的预言发生了偏离,这是好事,虽然不知道结局有没有改变,不过一点点的改变也是希望,只是,如果这个世界的髭切消失的话,膝丸绝对能够幸福活下去的……”

“这不对吧……没了他的兄长,他就不能够幸福吧……”枫叶捋了捋头发,悲伤的氛围连没有情感的狐之助都感受到了。

“膝丸想到了帮他的兄长制造身体的办法,如果没有什么失误,就能够……”雪花说不准这个失误的风险和概率,只能祈祷膝丸平安了。

“谢谢你替我护着他。”

“我没事,倒是你那边的髭切怎么样了?他闹了多久?”

“没有闹,他们都是很会隐忍的,毕竟都是过了千年的刀剑了,只是在另一振膝丸来了之后,像是忘记了以前的事情一样,希望这只是他的伪装……”

“等我把时间溯行军的事情处理好了我会再次预言,如果膝丸能回来就送他回我这里吧。”雪花点了点头,看着逐渐消失的枫叶,他觉得自己任务重大。

雪花不知道自己的能力能护着膝丸到什么时候,预言一个一个来,就是不见膝丸的未来。

“兄长,当心……”接住了自家的兄长,膝丸尴尬地环视周围,发展只有一个小孩子缩在角落便放下了心。

“那个,现在很晚了,小孩子要回家了哦。”膝丸纠结了会,觉得这孩子不简单,走上去看了一眼才发现是这个世界物吉贞宗,对于物吉,膝丸并不熟悉,自己的本丸没有物吉,主人也不在意刀剑的稀有,很好心的平等的对待着所有刀剑。

“好的……我这就回……”物吉像是哭了,软糯的吸鼻子的声音夹杂着隐忍的哭腔,飞快的消失在了黄昏之中。

“他……有点不好的气味……”髭切嗅着空中的味道,严肃的看着远去的身影。

“兄长……”膝丸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感受,这个兄长很严肃,虽然开过玩笑,但没有本丸的兄长活跃,他,真的是自己的兄长吗?

因为容貌从来没有怀疑过髭切的内外,也许,这只是拥有和兄长一样外貌和名字的空壳。

“呐……膝丸,我觉得我和你想的差不多,你真的是我的弟弟吗?”

像是晴天霹雳,耳鸣声不断的撕扯着膝丸的大脑。

评论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