忽然沉迷金闪闪的黑少

嘛……请多关照( •̥́ ˍ •̀ू )

【髭膝】雪花的店_小乌篇

ooc严重
设定看前文
没有黑刀刀的意思
结局be
没啥逻辑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个啥
没啥问题就看呗▼▼▼▼▼


        蠕动的肉块缠绕着树,粘糊糊的触手支撑死肉块的中心,咕噜咕噜的声音甚是吓人。

        雪花把膝丸塞到了厨房命令他做蛋糕,雪花反锁了房门,看戏一般欣赏着肉块的移动。

        “劝你放弃这个孩子吧,他不是你想要找的人。”肉块伸出带着粘液的触手,伴随着强烈的耳鸣声,雪花的世界都变了。

        眼前的肉块成了俊美的青年,反倒是树木像是恐怖电影中的样子,干净的地板像是散落着腐烂的肉,恶臭扑鼻而来。雪花脸色不变,处事不惊的样子着实让青年吃惊。

        “不害怕这个场景吗?”青年开了口,温文尔雅的样子和恶心的场景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离膝丸远一点!”雪花知道未来会发生的一切,为了保护膝丸雪花会用尽一切方法。髭切露出了疑惑的可爱表情,可他的意思显然不是这样的,墙壁像是知道了髭切的情绪,疯狂地扭曲着,带着粘液的触手捏紧了雪花。

        “精神的破坏对我没用的。”现实中怎么可能会有人能控制墙壁呢?控制的事物只有拥有灵魂和生命的,况且这个店可是雪花意识的体现,谁会无意识的想自杀呢?

        “为什么不让我接近他?他才是我的弟弟。”髭切解除了这种法术,雪花吐了一口气,刚才她确实不怕,可是尸臭味可是要人命的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会让他没有可以回的地方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膝丸只有我就够了。”髭切是有些自私了,可是谁会放过自己最爱的人呢?


        “雪花殿下,我听到了兄长的声音,他在里面吗,请让我见一下!”膝丸拍着门转动把手,藏是藏不住的了,只能顺其自然了。雪花开了门,看着膝丸慌张的表情,原来严肃的神情被软化了,温柔得像是母亲的气息。

        “兄长……大人。”这种形态的髭切依旧被膝丸认了出来,应该是不愧是兄弟?

        “为什么会变成这样?兄长到底发生了什么!”粘液沿着膝丸的指尖滑落,香甜的奶香和腐肉的恶臭混杂在一起,异香充斥着房间,雪花厌恶的捏着鼻子,闷声闷气道:“那个叫小乌的,是个不该存在的人。”



        “兄长!您要去哪里?”病态到极点的语气吓得膝丸停下了想要接着触碰髭切的手,回头看着落魄的小乌,之前没有仔细的看他的脸,现在看来他是有许久没有睡觉了,浓重的黑眼圈,干枯无神的瞳孔,像是一具干尸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不是你的兄长。”髭切依旧是那种可爱至极的语调,膝丸更是害怕这种语气,原来本丸的兄长用这种语气说话绝大部分是预示着他心情不是太好,但是这个世界的兄长透着一股杀气。

        “小鬼!你不是可以实现愿望吗?那你要实现我的愿望!我要和,兄长,和我的兄长永远在一起!!!哈哈哈!!!谁都别想抢走我的兄长!!!”癫狂的小乌刺痛了膝丸的心,膝丸不禁去想如果自己的兄长对自己说出这种话,他会怎么办。

        答案是肯定的,自己一定会像小乌一样,虽然小乌不是自己,自己也不是小乌,但是这种尊敬兄长,憧憬着兄长,爱着兄长的心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    “那,我就实现你的愿望吧……”雪花伸出双手,小乌惊恐的发现自己正在溶化,最后化成了一摊血水。

        “为什么?会这样?”

        为什么?这一定就是膝丸的过错了,这个世界的膝丸在他进去这个世界的时候,为了保持世界的平衡,一切关于他的记忆消失了,而小乌也是代替膝丸不存在的童年时光,若不是膝丸的到来,这个世界的髭切和膝丸大概会很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吧。

        当然这只是膝丸自己的理解,现在没人知道膝丸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 “兄长……不,髭切殿下还有救吗?”

        “可以用尸体来承载他的灵魂,不过时间不会太久,毕竟是尸体。”

        听着弟弟对自己称呼的变化,髭切轻笑着“弟弟真是温柔啊,好久没有听到膝丸这样子的声音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这个世界的兄长也会温柔的对自己笑,也会夸奖自己,还会一字不差的叫对自己的名字,可是这是别人的兄长,不是自己的终究不会是自己的。

下集预告:三日月篇
大概就这样

评论

热度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