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少

【髭膝】桃子

题目随便取的→_→第一次写文有点紧张。。。
总之这是我因为没有弟弟丸产生的怨念。。。

         髭切刚来本丸时,总是盯着门前的桃树。刚来的初春,嫩叶似乎能勾起髭切的回忆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髭切先生,想起了什么吗?”审神者端着茶点缓慢的坐在了青年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 “不,什么都没有。”髭切似笑非笑的神情连审神者也无法预测。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审神者留下了团子,起身离开了。其实髭切在想什么审神者心里有数,髭切虽然年纪大了,忘记了很多的事情,身体却不会忘记。身边少了谁都无法适从……

        “膝……丸?”嫩绿的叶子逐渐染上深色,小巧的绿色果实染上了浅浅的粉色,像极了那个日思夜想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 髭切问过审神者,自己是不是病了,审神者端着茶水,紧盯着髭切的金色瞳孔。

        “想知道他是谁吗?”审神者最终是败给了这个有点固执的付丧神,叹了口气,轻轻放下茶杯。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恩。”髭切觉得自己很不正常,活了千年,从未有过如此强烈的念头:想见他,但,他是谁?

        “那……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是让我出阵吗?”髭切早就是本丸的支撑之一,审神者在他练度高到不能再高的时候就没让他出阵过,这反常的行为一时间叫他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    许久未上战场的新鲜感从胸口涌出,毫不犹豫的给敌人致命的一击,战场上全是时间溯行军躯体的瘴气,饶是髭切也想不明白审神者的意图。

        “来了!”随着审神者的低声细语,检非违使特有的青绿色光芒包裹着髭切。

        “这条手臂,我收下了!”检非违使也没能触及髭切丝毫。髭切收了刀,金色的瞳孔不知为何热切的盯着眼前温柔的光。

        “终于……”看着光芒中走出来的一抹绿色,审神者露出了许久未见的笑意。

        “兄……长。”髭切愣住了,眼前的青年有着与自己相似的金色瞳孔,浅绿色的,软软的……髭切为数不多的形容词汇怎么也表现不出眼前人的可爱。

        “看来是记起来了。”审神者看着髭切逐渐腹黑的笑意,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 “欢迎,恩……”带着笑意看着自己日思夜想的弟弟,髭切忍不住开始欺负他来。

        “兄长!我的名字叫膝丸!膝!丸”膝丸脸上渐渐染上粉色,真的是可爱。

        “是,是,弟弟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兄长在笑什么?”膝丸端着盘子,见自家兄长如此深的笑意,不自觉的问了出口。

        “想知道?”看着兄长的腹黑笑意,膝丸摇了摇头,谁知髭切的笑意更深。

        “膝丸真的是个可爱的孩子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兄长!”膝丸瞪大了双眼,不可思议的看着髭切:“兄长,再叫一遍我的名字!”

        “恩……这个桃子真好吃。”髭切有些别扭的转过头。

        “有些事慢一点也好。”审神者呆在桃树上看着兄弟俩的互动,难得的卸下了不开心的表情。

评论(2)

热度(3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