肛爆机酱

最近开学咸鱼中( •̥́ ˍ •̀ू )
主要吃男主总受,偶尔会有例外(但是很少)( •̥́ ˍ •̀ू )
可能随时弃坑d(ŐдŐ๑)追文需谨慎(~_~;)

【all士郎♀】下雪的时候_第六章

ooc严重

已经没有fsn的世界观了

御主女转男

巨雷

不介意就看呗▼▼▼▼▼





圣杯战争刚开始的时候,士郎召唤Saber初期,他本来想和这位女骑士同住一个房间的,然而Saber警惕的拒绝了他。


不过现在吉尔又要和他住一个房间,冷清的卧室也就热闹了起来。


“这是什么啊,姐姐?”吉尔对身上的睡衣十分不满,毛茸茸的连体猫咪睡衣对吉尔这个年纪的“孩子”太过于幼稚。


“抱歉,我也是这个样子的……”当然,吉尔的不满立马就消失殆尽了,士郎也是穿着毛茸茸的小熊睡衣,幼稚得可爱。


“……嗯!没关系,我很喜欢!”吉尔一下扑在士郎的怀里,蹭着柔软的胸部,吉尔知道这个大意的master没有穿内衣的习惯。


“呜呜~”沉迷其中的吉尔伽美什不知不觉中露出了愉♂悦的表情。


“好了,吉尔,睡觉了……”无奈的看着这个帅气可爱于一身的“小流氓”士郎大概只能用宠溺的表情去提醒他,现在是小孩子睡觉的时间了。


“好~”


两个人依偎在一起,士郎很久没有和别人同睡一张床了,甚至可以说是第一个和他一起睡觉的人。切嗣虽说是父亲,可是两人之间还是有那么一点疏远,到切嗣知道自己捡回来的是女孩子之后,他和士郎的接触就更少了。


“士郎。”吉尔忽然就用一本正经的语气叫着士郎的名字,他赤红的眼睛紧盯着士郎,像是在确认什么似的,他的眼神透露着杀气。


“……吉,尔?”


“大姐姐,在做很危险的事情吧?”吉尔双手捧着士郎的脸颊,温热的手指温暖了士郎没有血色的脸。


“……”


“那大姐姐要当心点,一定,要保护好自己。”吉尔一本正经的捧着士郎的脸,不过孩子说完这话就恢复了往常的可爱样子。


“呐呐,大姐姐,这个给你。”吉尔拿着一串小巧的石头手串,虽说样子普通,但一看就是很贵重的东西,加上孩子时不时暴发户一般的出手,士郎是更加不敢收下这个东西了。


“这个可以保护大姐姐的安全。”


“额……那个,吉尔?”向来不会拒绝别人的士郎一时间连目光都不知道该注视哪里。”


“收下吧~”小孩子又开始撒娇起来,抱着士郎的手臂摇晃着,像是渴望父母买玩具的孩子,不过吉尔是反过来的吧。


“好的……我明白了。”受不住眼神攻击,士郎伸手接下了那个群青色的石头。


“我本来想给你另外一个的,可是大姐姐看样子不喜欢太华丽的东西,不过这个就够了,对吧。”不敢想象吉尔还会拿出什么贵重的东西,为了自己的价值观不破碎,士郎并不打算问。


“睡觉。”


“好~”


“醒着吧,吉尔伽美什。”因为不放心士郎的安全,加之圣杯战争的诡异,Saber打算和吉尔伽美什细细的讨论一下这次的对策,而且至少目前来看,他没有加害士郎的打算。


“真是不解人情的Saber小姐,我好不容易才能和士郎睡一起啊。”


“……”


“好了我明白了,我们出去说,士郎醒了就不好了。”吉尔挠了挠乱糟糟的头发,睡眼惺忪的换上了衣服。


“所以说,你要问什么?”


“你会保护士郎到什么时候。”Saber不太喜欢和这个英雄王绕圈子,这样只会坑了自己,她直接问了自己最担心也最好奇的事情。


“这要看我的御主了,如果他不动士郎是最好,如果他想这么做我就没办法了。”吉尔心里可是有底的,他的御主可没这么无聊,虽说是小孩子的模样,但是在玩弄别人感情上也是颇有一套。


“……”


“安心吧,Saber小姐,我可是真的‘爱’上士郎了哦,只是长大后的我就不一定了。”不确定因素确实还有这个英灵的形态问题。


“那,是不是我现在杀了你就可以了?”Saber无意吵醒士郎,只不过这个吉尔伽美什说话的语气还是让人火大。


“Saber小姐,所以说现在安心啦,至少我能保护士郎,而之后的我能不能认出来就看之后的我了。”


“那我相信你的话吧……关于这次圣杯战争你了解多少?”Saber强行转移了话题,在士郎的安危上她确认了,那接下来最主要的还是战争,虽然凛了解了大概,但是仍然不解全貌。


“我不清楚,这次我和你们一样,都只有召唤的相关知识和上次战争的大概,毕竟经历那些的是长大后的我嘛。”


“去休息吧,Saber,我现在再怎么说也是人类的身体,现在可是小孩子睡觉的时间了。”说罢,吉尔不知是真是假的揉了揉眼睛,他打了个哈欠走进了房间。


“……吉尔?”睡眼朦胧的士郎疑惑的看着这个十分清醒的小孩,“睡不着吗?”


“唔,我抱着姐姐就可以了。”小孩子特别爱趁机揩油,把士郎抱个严实就睡了。


【慎士】未成年人碰酒的后果R18

ooc巨严重!!!

双向暗恋设定

人物崩坏

为肉而肉

不介意就看呗▼▼▼▼▼





https://m.weibo.cn/5215818990/4329618489903485


【桑松咕哒♂】R18

就是想开车

无脑爽文不用在意设定

肉渣

ooc注意

不介意就看呗▼▼▼▼▼








https://m.weibo.cn/5215818990/4327284506165196


【all士郎♀】下雪的时候_第五章

御主女转男!!

ooc时空大杂烩

反正士郎要被宠爱!!!

不介意就看呗▼▼▼▼▼






小雪下了几天了,雪后的气温更加的低,士郎本身不怕冷,可是家里的那几个就不一样了。


“……”


“……”Saber还好,可凛就不一样了,他搓了搓自己的单薄的手臂,看恶鬼的眼神盯着士郎,“这么大的地方,连个壁炉都没有啊,啊……冷死我了。”果然是这样的人啊,凛他……


“……”凛姑且不提,好久没来的樱也到了士郎家,他脸色惨白,看来最近家里的事情让他很疲惫啊。


“樱,你没事吧?”士郎摸了摸他的额头,没有发烧,不过保暖还是必要的。


“好!今天就把被炉拿出来!”士郎舒展眉头,双手叉腰。


“太好了士郎!你是天使吧!”


“谢谢,前辈。”樱跪坐在垫子上轻松地向士郎点头表示谢意。


“不过啊,樱,你不会又被慎二打了吧?”樱的手上的绷带明眼人都能看出来,而且同为间桐家的孩子,两个人性格天差地别加之樱身上一直都有伤痕,大概能猜的八九不离十了。


“……这是我骗人的结果……不是他的错。”樱还在为那个海带头辩护,凛当然不领情,他冷哼了一声就没了下文。


三个人陷入尴尬之中。


“话说,凛,你之前去干什么了?”Saber吃完自己的点心慢斯条理地擦了擦嘴,“圣杯战争的事情你应该很了解才对,有什么东西需要去调查吗?”参加圣杯战争的选手早就在冬木集合,几乎不需要动用太大的力气去调查,而且凛这次整整用了一周之久。


“啊……关于这次圣杯战争……很不对劲……”凛严肃的神色实在是吓人,他咬着指甲,“教会的人也察觉了,圣杯造成的时空扭曲……通知应该最近会下来,做好准备……”


“那就是说……圣杯战争,结束了?”士郎单纯的认为这场战争已经开不下去了,既然已经有违规的事情出现了,那现在退出应该还来的及。


只是,士郎为什么参加圣杯战争来着?


“士郎,你的记忆有什么缺失或者疑惑的地方?”凛直接换了一个话题,他这么问一定和这个异变有关吧……


“我忘记了,我召唤Saber的细节。”


“是的……关于这点,我也是一点都没有头绪。”Saber捏着自己的手指,虽然经历过数次圣杯战争,但是归根结底还是个女孩子,而且如今的她还和一般的从者不一样。


“……我明白了,我这里也是有情况,所以最近不能顾忌你们了,Saber!保护好士郎,还有Archer,你的记忆回来了吗?”


“没有。”斩钉截铁的回话语气简直是要和凛吵起架来,Archer他从开始就一直盯着士郎看。


“怎,怎么了,Archer?”确实从开始就能察觉他对士郎的敌意,随着两位御主的联盟Archer也是收敛了很多。


只是为什么,又开始了,Archer一定是恢复了记忆。


“抱歉,卫宫士郎……还有请允许我和你切断契约,master……”


“果然,你有问题!我的令咒可不是用来看的!”凛抬起手晃了晃,master没有能力和servant正面对决,所以令咒是绝对的保障,如果没有它,绝大部分的servant是不受控制的。


“好了好了……远坂,Archer,吃饭吧!吃饱了再说!”士郎不得不去做个和事佬,他再不说话两个人就要打起来了。


“……”


“……”


“前辈……”士郎和凛他们才察觉到樱的难受,他也是圣杯战争的相关人员,他也是御主,不过那个间桐慎二夺走了他的Rider,这些也是士郎和凛最近才知道的,还好樱愿意与他们交流。


“没事吧,樱?”士郎知道他很反感这战争,可是没办法,这是他们的命运。


“没事,只是多余的记忆有点让我迷糊了起来,谢谢前辈的关心。”樱笑得很勉强,脸色惨白的让人疼。


“有什么事情一定要说!明白了吗!”凛看着这个不争气的樱,也不能打他,丢下一句狠话就走了。


“啊:那个,远坂是在关心你……”


“我明白,前辈……”


最后主从两人还是回去了,虽然气氛怪怪的,但是没有明显的火药味了。


“……真的,事情好多……”


“出什么事情了?大姐姐~?”神出鬼没的孩子又出现在了士郎面前。


“没什么,小孩子就不用明白了。”士郎抚摸着孩子毛茸茸的脑袋,吉尔的身高似乎长了很多,不过就孩子来说是正常的,士郎没有多想带着吉尔吃晚饭。


“真是的,以后要来就说一声,还好今天有剩的食材做饭……”嘴上抱怨着,手上的动作完全没有停下了,“对了Saber,柜子里有零食,和吉尔一起吃吧。”


“好~”听到吃的,Saber就能安定下来,长久以来士郎也摸清了规律,知道什么时候该喂食。


“吉尔少吃点,我在做饭哦!”士郎母性的光辉完全掩盖不住。


“好的~”这小孩子真可爱,士郎越发喜欢这个乖巧可爱的天使了。


“啊!对了,大姐姐,我的监护人说现在有什么杀人魔出没,小心点哦。”最近整个冬木都不安全了,大概是圣杯战争的异常导致的。


“那吉尔今天就留下了吧,太危险了。”看了眼时间,也不早了,小孩子就留下和自己睡一起,如果孩子不愿意也有多余的房间。


“我想和大姐姐睡一起。”


“好啊,来,有点烫,慢慢吃。”士郎拔菜端给了吉尔,估算着时间凛也该到家了。


“我去打个电话。”


【all士郎♀】下雪的时候_第四章

御主女转男!!!ooc严重

世界线混乱

幼闪超爱士郎大姐姐

不介意就看呗▼▼▼▼▼










虽然那啥圣杯战争开始了,但是该吃饭还得吃,打下手的樱已经很久没去卫宫家了,而凛也忙着调查这调查那的,忙的连饭都是士郎亲自送到他的房间里的。


好在Saber会对三餐提意见也不至于每顿吃的都是重复的东西。


“很重吧,士郎,我来拎着。”Saber一脸我很厉害交给我就行的表情,士郎分一半菜给她拎着,头脑里早就开始构思食材的用法了。


“诶……那个人……”路过公园的时候,士郎看到了一个小孩子坐在石凳上,完全没有感到一丝寒冷,他穿的单薄,士郎的正义感决不允许视而不见。


“喂……那个,小朋友,这么冷的天等下会下雪,快点回家吧,来给你。”士郎把自己的围巾帮小孩子围起来,要不是外面真的太冷了,士郎大概会把自己的外套也套在孩子身上。不过这件外套是凛给士郎买的,要是不见了大概会被打的吧。


“谢谢大姐姐。”小孩子看着相貌不像是日本人,他笑着拉住了士郎的手,“大姐姐很冷吧,我很暖过哦。”小孩子的笑容简直是有魔力一样,吸引着士郎。


“士郎,回去吧。”Saber充满敌意的眼神恨不得把宝具都放出来了。


“啊,嗯。”不过士郎从来没有经历过战斗,他完全感觉不到杀气这种东西,他就觉得Saber的眼神有点奇怪。不过饿了的Saber本来就怪怪的,快点回去做饭吧。


“呐……大姐姐我可以跟着你吗……”委屈的表情着实能惹人怜爱,更何况这孩子本来就长着一张可爱的脸。


“……额,可以是可以,不过吃完饭就必须回去哦,家人会担心的。”士郎像个母亲一样唠唠叨叨的教导着孩子。


“大姐姐,我的名字叫做吉尔哦,大姐姐呢?”明明刚才就听Saber说了名字,可是吉尔就是想从士郎自己说出了。


“卫宫士郎。”


“诶——这个名字太浪费大姐姐的样子了,明明长得这么可爱的说。”小孩子失望的嘟了嘟嘴巴,这大概是装模作样的表情看的Saber直冒冷汗。


“真的抱歉啊。”


“姐姐背我。”吉尔扑在士郎软绵绵的胸部趁机揩油,当然单纯的士郎不会认为这是吉尔故意为之的。


“可是我要拿菜啊……”士郎不好意思的揉了揉金色的脑袋,“下次背你。”


“嗯。”吉尔红色的眼睛盯的士郎不自觉的移开了视线,这个孩子太神奇了。


“那位大姐姐叫什么名字啊?”双手背在身后,吉尔好奇的打量着穿着常服的Saber。


“她是Saber,吉尔我们先不要惹她哦。”虽然知道Saber只是单纯的饿了,但是士郎真的很怕生气的Saber,虽然某种意义上来说,很可爱啦。


“好~”吉尔的手拉着士郎空出来的那只手,带着薄薄的茧的手实在是想不到女孩子的柔软,大概就士郎存在感十足的胸部才是他最柔软的地方了吧。


“大姐姐~手好暖和~”


“吉尔以后要穿多一点在出门。”


一大一小两个人有说有笑的,Saber一个人在边上生闷气,她不由想加快脚步可是那个绝对是坏人的金发小子也不能提防。


Saber就这样一个人尴尬的生气中,好在很快到家了。


“我做晚饭了,Saber要吃什么吗?”士郎挽起袖子穿好围裙,把刚买回来的菜放在了洗手池里,吉尔好奇的盯着厨房里的东西,仔仔细细的看了一圈。


“土豆炖肉。”Saber听到吃的,气早就消了,而且她生气的对象本来就不是士郎。


“吉尔呢?”


“和Saber姐姐一样就行了哦,要我帮忙吗?”不可思议,那个狂妄自大的男人竟然会主动帮忙,Saber警惕的眼神吉尔当然早就察觉了。


“呐,姐姐,士郎姐姐还是不知道我的情况比较好哦,不然,他可是会陷入危险的。”猩红的眼睛早就没了单纯可爱的样子了,不过这才是英雄王吉尔伽美什本来的样子吧,就算是小孩子的模样,他的本质也不会改变。


“你有什么目的?”Saber低声质问吉尔,关于吉尔伽美什,Saber可是一点好印象都没有。


“只是单纯的不想回教会而已,虽然大人的那个我还挺喜欢待在那里的,可是我可不想被麻婆豆腐淹没。”小孩子一样调皮无奈的语气给吉尔伽美什带来了柔和的感觉,看来果然还是有小孩子的一面的。


“你为什么会变成这副模样?”


“啊?就是大人的那个我干的好事啊,每次都要我来收场真的很麻烦,为什么我会长成那样的大人啊?”长叹一口气,吉尔撩了撩头发,Saber还是第一次见人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指责长大后自己,忍不住笑了出来。


“真是万人嫌啊,长大后的你。”Saber吃着冰箱里的布丁,脑袋上的呆毛晃悠悠的表明了她变好的心情。


“不过士郎姐姐身材真好,而且又温柔又贤惠,真的是我喜欢的类型啊~”像是要引起Saber的怒气一样,吉尔接着说,“要是士郎姐姐愿意和我交往的话我大概会幸福死的~”不过还好,小孩子的吉尔伽美什没有狂妄到用“做我妃子”这种语气说话。


“没想到小时候的你还是有点尺度的啊。”接着晃呆毛。


“我可不想被士郎姐姐讨厌。”


“菜好了哦,你们刚才在说什么,关系忽然变得这么好了?”士郎把菜放在桌子上,晚饭除了土豆炖肉还有蛋羹之类的清淡食欲。


“士郎姐姐为什么你的饭这么少?”吉尔看着士郎碗里少量的饭,担心的看着他。


“不……额,最近,体重有点……”尴尬的挠了挠脸,视线飘忽不定起来。


“姐姐肉乎乎的才可爱啊~”士郎其实并不胖,不过士郎的目的不是减肥,他真的很不想要跑步的时候累赘的胸部啊!


“嗯……”


“没关系的!姐姐如果没人要我会照顾好姐姐的。”吉尔伽美什这边正在疯狂的给士郎刷好感度。


“额,谢谢啊……”


【all士郎♀】下雪的时候_第三章

把这个当成平行世界看吧,时间线早就混乱了,而且我觉得各种cp线混在一起

反正就是大型ooc现场

这章开始会出现巨大bug并且不是接着游戏(或者动漫)的剧情。接下来全是原创!!!要走快点!!!!

不介意就看呗▼▼▼▼▼











“……”学校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有了一股若有若无的甜腻香气,士郎今天身体不适,蔫巴巴的瘫在桌子上,老师的课是没怎么听进去。


“呜……”士郎泛着恶心,艰难的撑着桌子。


“卫宫,怎么了?”好久不见的慎二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很好心的把士郎扶起来,他顺便拍了拍士郎的背帮他顺气。


“你真的是慎二?”士郎抬头观察着不一样的慎二,甚至想伸手帮他测一测体温。


“难得帮你一把,你是不是生病生的脑子有问题啊?”好心当成驴肝肺的感觉瞬间就让慎二炸毛了,不错,还是原来的慎二。


“你没有闻到奇怪的香味吗?”慎二听了手停了下来,他张了张嘴,士郎能感受到身上的肉被慎二捏住的感觉,“呐,卫宫最近几天别来学校了,你不是生病了嘛……”很奇怪,慎二说完就灰溜溜的跑了,以往可是要好好的嘲讽完士郎才走人的慎二今天很奇怪。


中午依旧是凛来找士郎去天台吃饭,已经入冬的风特别的冷,凛很照顾士郎,把自己的红色大衣外套给套在了士郎身上。


“远坂,学校,是不是有点奇怪……是不是有,其他的御主啊?”士郎戳了戳早上自己做的小肉丸,身体的不适好像好了那么一点。


“当然了!连你都能感觉到我怎么可能不知道!真是的,学校里面的御主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,真的是正统的魔术师吗!”凛愤愤不平的嚼着肉丸,恨不得那个御主就是现在嘴里被咬碎的肉渣。


“知道是谁吗?”士郎像是说悄悄话似的靠近凛的耳朵,暖暖的气息刺激着凛的耳朵。


“我,我怎么知道!话说,那个柳洞一成,很可疑,你去调查一下他!”这种NPC给任务的语气实在是让士郎不敢恭维。


“怎么查……”


“令咒什么的,还有想办法看看他身上有没有伤疤一类的东西,这种事情只有和他关系好的你才能办到……”凛其实也是没办法了才让士郎上的,如果他本人去绝对会被提防。


“好吧,我知道了。”士郎是不会拒绝别人的请求的,这个事情凛老早就调查清楚了,他甚至有点想纠正士郎这种行为,万一哪天谁向他告白,不会拒绝的士郎接受了怎么办。


一成不是御主,至于士郎是怎么检查的,当然是把可怜兮兮的一成逼到角落里,一脸霸气的说到,“脱掉!”


“啥?”


“抱歉,一成,有些事情!拜托你了!”一成无法拒绝许久未见的友人,而且这个友人忽然穿着女孩子的校服啊!


卫宫以前有这么可爱的吗?从没有非分之想的一成开始思考起这个话题了。『做饭很好,平日里很温柔,会照顾人,这,这不就是妻子的最好人选吗!』当然士郎在一成思考这些有的没的的时候早就检查完了。


“那再见了,一成,抱歉!最近有点……”看着士郎尴尬的表情,一成很是体贴的没有问他,无奈的朝着士郎笑笑,“卫宫,小心点。”不知道是出于什么理由,一成都不由得担心士郎的安危,作为友人的自己只能替他加油等他自己把事情说出来。


“master……”女人性感的声音低沉地叫着男人的名字,那个男人就是士郎的好友(或者说是恶友)——间桐慎二。


“切,真是失策!!!真是的!!啊!!!”慎二歇斯底里的叫喊着,女人只是瞥了他一眼没有任何反应。


“呐……rider,杀了那个男的,远坂凛!可恶的!卫宫可是我一个人的玩具,他算什么东西!”原本对士郎兴趣不是太大的慎二忽然就为他疯狂了起来。


『……』Rider也从来没想过自己的御主居然是这个连魔术回路都没有的混蛋小子,不过,间桐樱,却是个不错的人才。


“喂!走了!”Rider回过神无言的跟着慎二。Rider承认她现在的御主拥有很多的才能,然而他完全没有作为魔术师的任何天分。


甚至可以说,他在魔术方面,是个白痴……


“喂!远坂!”不可一世自信的不得了的语气,整个学校大概只有慎二了,凛叹了口气,凛被慎二纠缠了很久了。甚至可以说,两人是学校里的竞争对手,同样喂学校知名人物,慎二却逊色了很多,大概是凛独有的气质让人更加能够接受的原因吧。


“你又来干嘛?”凛一手拎着书包,另一只手无奈的玩着自己的刘海,凛十分不擅长对付慎二,这种缠人的性格实在是令人厌恶。


“你为什么忽然和卫宫走那么近!”一副被抢了玩具的小孩子模样差点让凛笑了出来。


“嗯~是士郎自己和我亲近的。”凛倒是毫不害羞的说着谎话,凛内心挺希望是士郎接近自己的。


“……啧!可恶!别以为你可以随便玩弄别人的感情!”


“玩弄别人感情的可是你吧?”凛的声音忽然冷了下来,他本来就不爽于慎二对士郎的所作所为,而且樱身上的伤明显是这个男人做的好事。


“……”


“无法反驳对吧,那你就走吧,我不会无故对你出手的。”


“……”慎二握紧拳头,咬牙切齿的瞪着凛,看他架势下一秒冲上来也不为过,不过凛怎么会怕他,再怎么说也是经过长时间的训练,无论是魔术还是战斗力。


“远坂……额……慎二?”远处的士郎老早就看到了凛,只不过他忽然了慎二。


『完了……』这回是彻底惹怒了慎二,他冲上前把士郎拎了起来,“卫宫!!”


“怎,怎么了,慎二?”士郎拍了拍肩膀,他很是尴尬,士郎的胸部被慎二压着,好像慎二也反应了过来尴尬的咳嗽了几下。


“咳咳……卫宫,你是在找什么东西嘛?”慎二这疯狂暗示真的连士郎都能看出来了。


“慎二……你,是master?”


“恭喜!作为奖励!卫宫,你必须和我合作!”慎二危险的靠近士郎的脖子,他大大的吸了一口气,脸上迷恋的样子恶心到了凛。


“后面来,士郎。”凛护住士郎,“间桐慎二,你的目的是什么!”


“喂喂!你到底什么时候和卫宫关系这么好的?明明你是我的玩具!卫宫!”歇斯底里的样子实在让人摸不着头脑,慎二虽然脾气有点怪,可这么疯狂的样子士郎是第一次见。


是因为自己的原因吧,士郎低头看着自己的胸部苦笑,真的不应该把自己的性别暴露出来,自己的性别没什么好的,为什么不干脆是男的,如果是男的,这些事情是不是就不会发生了。


“不……慎二……我……”士郎的精神状态也不太好。


“士郎!”Saber实在看不下去了,她没得到御主的命令就跳了出来,因为不能灵体化,她显得有些急躁。


“嘿嘿嘿……”神志不清的慎二,或者说混乱中的慎二?他呆滞的眼神一直黏在士郎身上。


“啧……”凛没办法,让Saber抱着士郎,自己也同他们一起离开了学校。


【金士】想离开的时候

间桐士郎pa

人妻士郎 士郎以为→吉尔 其实是双向的

渴望消失的士郎ooc严重的吉尔

为了虐而虐的东西

各种神经病的发展

不介意就看呗▼▼▼▼▼

冬季,间桐家,被这个家收养(或者说束缚比较妥当)的士郎静悄悄的看着玻璃窗外,冬天是飘雪的季节,马上就是圣诞节了,大概街上已经开始布置起来了吧,霓虹灯一定很漂亮吧,可是士郎动不了,他如今可怜兮兮地坐在昏暗的房间里,唯一的光源就是那扇窗。

爷爷早就没把希望放在他身上,现在rider的master是谁都不重要了,士郎知道他苟延残喘的时间不多了,他甚至开始卷起毛线球织起了围巾。

“圣杯战争啊……”本来士郎是痛恨这个奇奇怪怪的仪式,可是他遇见了吉尔伽美什,虽然只是单纯的觉得那个男人充满了魅力,单纯的,羡慕着男人的自信。

他一定是这场战争的胜利者吧,闪闪发光的男人从来不会失败的。

想到这里,士郎苍白的脸色稍微红润了起来,他搓了搓冻僵的手,虽然他曾经能灵活的做家务,美味的饭菜他也被樱和慎二夸奖过,可现在虚弱到无法动弹了。

“唔……”虫子在身体中蠕动的感觉不容忽视,士郎控制不住犯恶心,到底怎么样才能平息虫子的躁动士郎一概不知,他只能忍着痛接着织那条不成样子的围巾。

金色是最适合那个男人的颜色了,可惜士郎翻遍了自己小的可怜的卧室也没找到那个亮丽的颜色,不过好在男人长得好看,什么样的颜色都能衬托出男人的帅气。

米白色的毛线绕在竹签上,不习惯这种太过细节的动作,士郎只能把那本翻了好多遍的指导书放在小木桌上,他不喜欢亮眼的灯光,借着窗外的月光勉强能看到几个字。

“杂种。”吉尔伽美什显然是压低声音试探的叫了他一声,士郎本来是昏昏欲睡的状态,不过男人的声音立刻让他清醒了过来。

“王!”他一直这么称呼吉尔伽美什的,士郎可是真的敬爱着这个金色的王者,称呼为王肯定不为过。

“还没睡?”王的温柔只对士郎一个人,他靠近士郎,室外的冷气激起了鸡皮疙瘩,不过魔力的流动安抚了士郎体内的虫子。渴望魔力驱使士郎不断靠近男人。

“嗯……”脸颊蹭在了皮夹克上,冰冰凉凉的触感真的让人安心。

“又在织这个东西?”吉尔伽美什温柔的不像话,他知道士郎没有多久时间了,修长的手指顺着士郎的背部安抚着他。

“想给你个礼物,只不过成品可想而知了……”皱巴巴的米白色围巾大概带出去也很丢人。

“那还不如早点休息。”吉尔伽美什嘲讽的技能还是在的,他的宝物库可是有这世上所有珍奇物品的原典,怎么会看上这丑丑的东西?

“不!”不知道为什么,士郎在这点上从来不退让,他可以接受王的任何鞭打嘲讽,唯独这份给吉尔伽美什留下点什么的心情,他从来不会退让,就算是吉尔伽美什本人把未完成的围巾丢在地上,用世上最恶毒的话咒骂他,践踏他的成果,他也不会屈服,间桐士郎就是这种小心眼的男人。

“王……你可以给我提供魔力吗?”士郎的意思再清楚不过了,渴望与吉尔伽美什的交合,而吉尔伽美什作为全知全能的王自然是明白士郎的意思。

“……”不过吉尔伽美什只是捧着士郎的脸颊,亲吻着士郎苍白的嘴唇,他还记得第一次接吻的时候,士郎嘴巴还是有点血色的,如今越来越惨白,看样子时间不多了。

“不够……”士郎喘着气双臂勾着吉尔伽美什的脖子,他很害怕男人推开他消失在月色中。吉尔伽美什仅仅是抱着他,没有进一步的动作,也没有松开的意思。

“好冷……”士郎还是抵挡不住冬天的寒冷,他缩在吉尔伽美什的怀里闷声闷气的说出了几个音节。

“那睡吧,我在这里陪你。”士郎没有发现间桐宅已经空无一人,而且士郎更加不会看出吉尔伽美什的变化。

吉尔伽美什可不是那么温柔的存在,作为王,他有王的担当,当然也有王的暴虐,士郎是个普通人怎么会得到王的宠爱呢?

是的,确实一开始,吉尔伽美什只是对他的存在抱有一丝兴趣,挣扎着向阳光走去的孩子是他最喜欢观察的对象,至少士郎作为人类很有趣,然后吉尔伽美什发现了,士郎是绝对不可能触摸到阳光的,那时候吉尔伽美什就产生了成为士郎依靠的奇怪想法。

大概是王的一时兴起,他开始试着爱士郎,而士郎也是义无反顾的爱上了傲慢的王。

“……”平缓的呼吸在身旁响起,士郎一定是硬撑着等吉尔伽美什的,男人自己都没发现自己笑得多么宠溺。

“……吉尔伽美什……呼……”不知道做着什么美梦,士郎小心翼翼地,眷恋的呼唤着吉尔伽美什的名字。

“……”

呼吸逐渐缓慢了下来,士郎的笑容还在脸上挂着,士郎觉得自己是这世上最幸福的人,毕竟他一直爱着,直到最后还爱着那个金光闪闪的男人,虽然他不明白男人从来不对自己出手的原因,但是他的想法很单纯,既然自己不可能是吉尔伽美什一辈子的恋人,但是吉尔伽美什是他这辈子,最最最爱的人,这样就满足了。

『满足了?』虚无的意识中,问话的仍旧是吉尔伽美什,士郎当然不仅仅满足于此,人都是贪心的,可是,如果这份贪欲延续下去,那么吉尔伽美什和间桐士郎都不是原来的,单纯的样子了。

『嗯,足够了。』只要有这段经历就够了,太多的回忆会让人迷失自我,那么,这么一点就够了。

但是,但是啊!士郎终究是人类。

『呐,王,我能直呼你的名字吗?』男人没有说话像是默许了。

『吉尔,能说一句,我爱你吗?即使是骗我的。』

『我爱你……』

『谢谢你,吉尔……』

【all士郎♀】下雪的时候_第二章

剧情开始乱来了完全没有时间概念了,而且忘记中间有伊利亚出场,所以干脆全部ooc吧

御主全员女转男

不介意就看呗▼▼▼▼▼













“呐呐……大姐姐,你一个人没事吗?”白色长发的孩子扯住了士郎的袖子,小孩子红色的瞳孔很是招人喜欢,士郎蹲下身子揉着孩子的头发,问“小朋友现在出来很危险啦,家在哪里,我可以送你回去哦。”士郎感觉到孩子的手握紧了他。

“唔……”孩子鼓着脸不满的样子,士郎完全不明白自己哪里惹到他了。

“伊利亚的名字叫伊利亚斯菲尔_冯_爱因兹贝伦,大姐姐就叫伊利亚好了。还有伊利亚是男孩子!”确实长头发和可爱的脸庞怎么看都是个女孩子的样子,不过士郎并没有对此感到意外,他任然劝说伊利亚回家。

“姆姆~既然姐姐这么说了我就回家了,不过要亲亲!”可爱孩子的要求士郎更加不可能拒绝,他亲吻了伊利亚的脸颊,孩子蹦蹦跳跳的走廊。

“大姐姐,一个人晚上可是很危险的……”忽然一个孩子的声音从另一边传来,不过当士郎转头的时候,那里早就没了人影。

『真奇怪?』士郎拎着一袋子的菜,他好久都没见过樱了,不免有点担心,不过最近家里多了个Saber,伙食费有点承担不起啊,看来又得找打工的地方了。

“啊!忘记买胡萝卜了,真是的……”最近总是丢三落四的,完全没了日常的感觉了,士郎无奈的摇了摇头,想到今天打工到这么晚,Saber和藤村大概都饿坏了。

“下次做好吃的补偿他们吧。”

“补偿什么,卫宫?”凛像背后灵一样忽然说话,吓得士郎躲在电线杆后面,“远,远坂,有什么事情?”

“我们不是要合作吗?看,我把东西带来了!”凛炫耀似的拍了拍红色的小皮箱。

“啊……好的吧……”士郎知道他扭不过凛的各种攻势,只好勉强的领着凛回家。

“刚把的那个孩子是谁?”凛把士郎手中的袋子放在箱子上,十分顺手的牵着士郎。

“那个孩子叫伊利亚……怎么了吗,远坂。”看远坂严肃的神色,士郎也挺直了腰咽了口口水盯着凛的眼睛。

“不,没什么,我很期待卫宫做的饭。”轻松的甩了甩士郎的手,士郎到现在才发现两个人牵着手,脸瞬间就红了。

“啊,啊……远坂,手……可以松开吗?”凛的食指上有一层磨出来的薄茧,温暖的,能包裹住自己的手掌。

“……卫宫,士郎,能叫你士郎吧?”凛的食指摩擦着士郎的手背,能包裹士郎的手,温暖的大手……不由的想起了切嗣。

“喂,凛。”Archer的声音又是凭空出现在身后,凛真的要把这个servant手撕了,什么时候都来坏御主的好事。

“小鬼哭了。”Archer很好的眼力看到了昏暗中士郎脸上亮晶晶的眼泪。

“喂喂!士郎,抱歉,吓到你了吗?我道歉,别哭了。”凛慌张的样子倒是第一次见到,士郎其实没有要哭的打算,只是眼泪不自觉流下了的,说道歉的话大概是士郎要向凛道歉。

“没事……远坂,回去了。”士郎抹了把眼泪,眯着眼睛露出了笑容,好久没能回想起温暖的触感了,他想谢谢凛都来不及呢,“还有谢谢你Archer。”

“不用。”男人立刻灵体化消失了,可能是怕被凛责骂,也可能是为了遮羞。















“啊!真晚!不是班会说过不能这么晚回家嘛,而且,远坂同学为什么来这里!还拎着行李箱!”藤村老师这关还是很难过的,不小心就会被打发回家吧。『藤哥,求你让他回去吧!』

“啊!”藤村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,右手握拳左手伸掌,拳头敲在了手掌上,“远坂同学是我们士郎的男朋友吧!来来进来吧!”先不说男女朋友这种关系,你作为老师是不是应该阻止这种类似犯罪的情况啊!

“哎呀,我们士郎完全没有女孩子的气质,你可要好好的让士郎穿裙子……不过最近士郎也开始打扮起来了,原以为是Saber酱的原因,不过现在看来果然是有了男朋友啊!”藤村老师滔滔不绝的讲东讲西,远坂也安静的听着,“唉,本来还想樱会是士郎的男朋友呢,不过远坂同学也不错啊!看来士郎还没有失败到要藤哥我来养啊。”

“我会照顾好他的,放心吧藤村老师。”凛一本正经的答应了下来,他整理好东西顺便去厨房帮起忙来。

“……呜呜。”士郎切菜中。

“唔唔呜……”士郎热锅中。

“唔唔呜唔……”士郎炒菜中。

“啊!远坂,你别帮倒忙啊……”虽然是生气了,可是声音还是软糯糯的,而且士郎平日里不会生气,看来厨房是不能恶搞的地方啊。虽然凛没有真的要捣乱的意思,不过他天生不是做菜的料,如果是点心什么的他可以胜任,只是和式的晚餐他可做不来。

“抱歉,士郎。”揉头发什么的,凛真的有了一种男朋友的气质。

“哎呀……我们家士郎真的可爱啊……”托着脸颊看厨房里的两人,藤村真的有那么一点开心。

“发生了什么?”

“啊,Saber酱,那位是远坂凛同学,是士郎的男朋友哦。”这种反应真的像是期待孩子出嫁的父亲啊。

“哦……”

“啊,对了……士郎~樱晚上要来吃饭啊!别忘记了!”

“好的!”士郎端着那盘好不容易做完的饭菜,凛在这里多多少少也帮上了忙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“打扰了,前辈……啊,远坂前辈也在啊。”樱在晚了些也到了卫宫宅,他向几人打了个招呼。

“樱,你最近怎么不来了,我都差点去问慎二。”士郎的这个样子像是在责备丈夫晚归的妻子,越是这么想樱越是开心的回答士郎的问题。

“是我个人的问题,和哥哥没关系。”樱一副最近很忙真是抱歉的表情,士郎也不能对可爱的后辈发脾气,他只好把呆呆的后辈扯到了房间里。

“啊,不错的晚饭呢,远坂前辈也帮忙了?”

“嗯!”有几道小点心是凛做的,毕竟厨艺在精湛也会有不适合的东西,比如士郎就是搞不定西式点心的制作方法,明明配料什么的都对的。

“嘛,以后我也做着饼干吧,前辈喜欢甜食吗?”

“樱做的我就吃!”脑子一根筋的士郎完全不会思考自己说的话哪里有歧义。

“哎呀哎呀……”藤村真的觉得自家的傻女孩真的完全不了解男女生之间的交流方式,好在看样子凛和樱之间没有火药味,藤村也稍微安心了一点,他可不想自家小子太受欢迎。

毕竟太受欢迎会遭很多的罪。




【all士郎♀】下雪的时候_第一章

人类女转男!!!没有男转女!!!

从者该啥性别啥性别

为了不看着难受士郎的第三人称依旧是『他』

本文里全是个人癖好!!!

恶趣味元素多

Archer没有失去记忆,这样比较好玩

不介意就看呗▼▼▼▼▼











已经入秋了,天气开始冷了起来,士郎搓了搓手臂,想着是时候把过冬的衣服准备一下了,被子也晒好了,衣服也洗了,是时候准备晚饭了。

“藤哥,樱,欢迎回来。”士郎终于等到了晚饭的食材,本来这是他的任务。

“前辈,这些东西我来处理吧,外面很冷,快回去吧,对了,记得把那杯水喝掉!”后辈温柔的样子反而让士郎觉得自己才是后辈,他不得不承认,樱是个难缠的后辈。

“肚子还痛吗,士郎?”藤村他盯着士郎的肚子,一脸深思熟虑的表情,“女孩子的生理期还真是麻烦啊~不过我一直以为士郎是男孩子。”确实士郎几乎没有女孩子的特征,胸部不是特别的大,而且他似乎有意的裹住了原本可以傲人的胸部。

“还不是老爹给我起的名字。”性别认知障碍大概是切嗣从小把士郎当男孩子养的错!话说这么多年,切嗣完全没有注意到性别的问题。

“啊~~切嗣先生也是个没办法的粗心人,把名字稍微改改如何,比如……嗯,小白?”

“不~行~这可是老爹起的名字。”虽然有点无奈,可士郎还是很喜欢自己的名字的。

“今天晚上就吃萝卜炖肉汤哦,天冷的时候对胃很好哦。”说话间手也没停下了,熟练的开火炖汤,真的是大家都向往的贤妻啊。













“啊~吃饱了吃饱了!”藤村拍了拍肚子,直接躺在了榻榻米上,士郎无奈的踢了踢他的小腿,“藤哥,吃完就躺着会变成牛的。”不过这位老师完全没有要起来的样子,士郎鼓着脸做出了生气的样子,不过在其他两人看来,只是可爱的女孩子撒娇的样子。

“前辈,肚子还疼吗?”

“啊,已经不疼了,生理期大概明天就过了。”士郎站起来收拾散落在桌子上的碗筷,一堆叠好擦完桌子去了洗手池。

电视里传来了新闻播报员的声音,零零散散听到了瓦斯爆炸这种骇人的话题。

“前辈,以后记得检查瓦斯有没有关。”樱担忧的大量着士郎,毕竟士郎总体来说也是个迷糊的人。

“我才不会忘记!”气呼呼的甩了甩沾了水的筷子,樱笑眯眯的捂着嘴没说话。

“对了,樱,我织了围巾给你,在柜子里自己去拿吧。”士郎忽然想起自己给后辈织的围巾,他提醒着樱去找自己花费大量时间完成的东西。

“啊!前辈好厉害!”红白交织的双色线对樱这个不会织围巾的人来说,看着就知道做起来很麻烦,前辈竟然为了他织围巾,就算只是出于对感谢之情也是极好的。

“如果是……爱的话,我也会……好好的爱着前辈的……”樱低头嗅着围巾的味道,柔顺剂的香味……

“樱你说什么?”士郎用围裙擦着手上的水,看到抱着围巾开心的后辈好奇极了。

“不……真的谢谢你,前辈。”

“樱就不用谢了。”士郎摸了摸后辈柔软的头发,手感极好。

“嗯……”脸红红的低下头,樱真的觉得自己和士郎一起做饭吃饭的场景,就像是新婚夫妻一样,如果妻子是士郎,樱真的很开心。

“怎么了?脸很红哦?”

“啊!没什么,今天就打扰了,我先回去了,前辈。”樱匆忙的抱着自己的东西离开了卫宫家。

“藤哥~别在这里睡着了,会感冒的哦!”士郎看着流口水说着梦话的老师很是头疼。

“真是的……累死我了。”把成年男人搬到了客房,虽然被当成男性养的,可惜体力依旧是女孩子,真的辛苦士郎了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“啊啊啊啊!为什么我召唤出了你啊!”远坂家的小少爷苦恼的抓着头发,他的从者,红色的Archer,臭屁的对自己的御主指手画脚,凛甚至动用了令咒来控制这个不懂礼貌的从者。

“哈!没有记忆!”祸不单行,这个从者不仅不听话,而且练记忆这么重要的东西都没有,远坂凛真的开始怀疑自己有没有当御主的天赋。

“御主的天赋还是有的,而且你还挺强的。”Archer的口气真的不讨人喜欢。

“啊……好吧,我有事要你去办。”

“不愧是有天赋的魔术师,一来就要开战啊?”

“不……请你务必把这里打扫干净!”凛揉了揉皱成一团的眉,今天大概是他最上火的一天。



士郎见到凛是纯属意外,虽然一直能在一成那里听到关于凛的话题,可是他第一次见到的时候是有那么一点震惊的,不愧是整个校园都喜欢的远坂家的小少爷。

不过正式的见面得等到Archer和Saber正要干架的时候了,好在士郎用令咒阻止了Saber的动作。

“早上好,卫宫君。”凛当然认为这个短发没胸的是男孩子,自然的用了“君”这个称呼,他带着对魔术完全不了解的士郎回了卫宫宅。

“呜哇!好冷。”凛搓了搓手臂,嫌弃似的看了眼撞碎的玻璃,那玻璃是士郎为了逃脱Lancer的追击不得不撞破的。

“远坂,进来里面吧。”士郎让凛到里屋,趁凛到处看的时候,士郎完全没有自觉的把外套和t恤给脱了。

“嗯?那个是……诶!!!”在凛尖叫的时候,Archer也解除灵体化,到了房间。

“怎么了?凛!啊……”士郎光着上半身,当然紧绷的内衣还在身上。

“嗯?”士郎歪了歪头,示意凛和Archer回头。

“……”两人回头后士郎脱掉了胸衣,那个极度紧绷的东西没了,士郎的胸部也就呈现了形状,其实算是同龄人中比较大的那种。

“好了……”衣服换好了,也没穿胸衣。

“额……卫宫……你是女的?”没怎么在意过性别的凛支支吾吾不知道该说什么,士郎是女的?

“嗯,只是你们没问而已啊。”士郎扯了扯新换的衣服,胸部的凸起凛是不忍直视了。

“怎么了凛,还有Archer?”Archer所知道的卫宫士郎和眼前的这个一模一样,要说哪里不一样,那就是性别了。

“卫……宫,胸衣要好好穿啊!而且不许穿这么紧的裹胸!”这个少爷看来十分了解女性的衣服,他实在看不过去士郎这么随意的穿着。

“还有Saber无法灵体化,衣服也得想办法。”Saber从刚才开始就在吃士郎做的点心,她虽听到『卫宫』这个姓很是抵触,不过如今的这位master,会做好吃的,那就完全没问题,会做吃的的人没有坏人。

“衣服的话,趁现在去买吧,士郎的胸部……唔……”Saber咬着团子怨念的盯着士郎的胸部。

“衣服……嗯,对了,卫宫的校服就是男款的,你现在必须用女孩子的身份去上学!”凛双手抱胸,咬牙切齿的样子着实吓到了士郎。

“校,校服藤村老师有……衣服这里也有……都是藤村老师买的。”藤村买了很多少女系的衣服,可是士郎铁了心的不穿那些粉嫩嫩的衣服。

“拿出来,先给Saber找衣服,你的话校服必须穿女装!”

“唔……好的。”士郎只好妥协了,他翻出了压箱底的一大堆衣服,翻翻找找终于找到了一套蓝色裙子白色衬衫。

“Saber很适合蓝色的衣服啊。”士郎像个姐姐一样的感慨真的让凛和Archer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面。

“喂,这件!”Archer把衣柜里的一件衣服丢人家头上,士郎气呼呼的骂着,“Archer你干啥啊!”把衣服从脑袋上拔下来,一看是一家浅灰蓝色的背带裙,看着没有太花哨,也挺好看的。看来Archer的衣品还不错啊。

“Saber你带他去买胸衣。”女孩子的东西当然是女孩子去,总不至于让凛带着她们去买吧。

“交给我吧!”























“唔……这样真的好吗……”士郎第一次穿裙子这种轻飘飘的裙子,黑色的袜子大概是凛的恶趣味,滑溜溜的感觉十分不舒服。

“士郎,很漂亮。”Saber给他竖了一个大拇指,接着吃士郎做的早饭。

“那……我出门了。”

一路上受人瞩目的感觉不是太好,而且多数的视线集中在他的胸部上,真的那么大的吗?

“喂!卫宫!你今天……额……”间桐慎二,学校里出了名的喜欢欺负士郎,要不是他,士郎也不会看到Archer和lancer的战斗,也不会召唤Saber吧。

『不行不行,不能再想了!』

“慎二,怎么了?”士郎双手试图用手遮住胸部,不过很可惜,什么也遮不住,慎二的视线任然在胸部。

“喂!别看啦!”恼羞成怒的士郎直接想去把慎二的眼睛遮住。

“呐……卫宫,你是,女的?”

“嗯。”

“诶!!!”

“……住口啦慎二!!!”

“不过……真的,卫宫,你……看着还挺对我胃口的……”喂喂!慎二的发言很危险啊。

“……”

“卫宫!走了!”凛在门外纠结了挺久的,终于是看不下去士郎被那个人渣调戏了,他拉着士郎去了天台。

“……唔,远坂……”

“乖乖吃饭,你真的好吗,连Saber都没带着。”凛盯着士郎看着就很有食欲的便当。

“嗯……不是有远坂在嘛,给你。”士郎毫不在意的把煎蛋卷给了凛。

“啊……谢啦,Archer在确实能保证安全。”凛鼓着脸嚼着食物,近距离看真的看不出凛是个小少爷,反而像是弟弟一样的存在?

“快吃!”

“哦,哦!”


这个群是我发的所有的文。。。最近查的紧我全部删了大家先来群里看吧,,,以后😏文也在这里。。。